MESSAGE FROM ENDO OFFICIAL*~

以下是演员遠藤嘉人的表演心得,若想返回上一页可点击此处>>>

注意,本页内容均转载自遠藤嘉人的官方网站,感谢LoveZOI友情翻译,若要再次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谢谢合作。

All about ZOI.*~

前言。
写给支持佐依塞特的各位。
真得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声援。大家非常喜欢这个角色,一直回忆着他生前的一切,但是佐依塞特是不会再回来了,不过在我的心中他会一直活下去。
经常给我写信的各位,每周都欣赏影片的各位,到我的网站来的各位,美少女战士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有一起演出的各位,借这次机会我向所有的人都表示最衷心的感谢。真的非常感谢大家到现在以来为我所作的一切!

这个地方是我自己对于佐依塞特以及我的表演的想法,是经过反复思考后才写下的。

About ZOI no.1-End of ZOI.*~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第一章是关于今天的44话“佐依之死”的感想。

要说些什么呢……虽然有很多感想,但是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呢。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努力的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觉得有必要好好的体会剧本上的台词这样才不会演得过于死板……不喜欢这个脚本这样的话是说不出口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但是这个最后一话的台词全部是自己扮演的佐依塞特发自内心的呼唤。这个比任何东西都让我觉得开心和感动。对于脚本家小林靖子的感谢无以言表,真得非常感谢。

自己无论何时都把演技看作是第一等的大事来对待就是要好好体会脚本上每一处的“意义”和“原因”。该怎么说呢,比方说在平时哪怕只是咳嗽一声在情节上也是有它本身的含义的。是认为了传达某种意思发出的声音,感情的波动表现在表情的变化上。比如说“主人……”[就是呼唤安迪美奥的那句]这句台词,佐依说出台词是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的理由是必须要弄明白的。所以,同样的话用不同的口气说出来,结果就全然不同了。这就要靠我自己努力挖掘出不久于人世的佐依的心情。
实际上没有什么理由,四天王也一直是像平时一样说话。影片里面除了写到的以外的生活是不知道的,关于过去的事情是怎样想的呢。那样的事情一直都在考虑,想着一直这样生活着之类的事情,从那之后慢慢的就形成了现在的性格。真是不可思议啊。从另一个人变出来了现在的自己,除了双重人格这种说法之外也没有别的解释了。实际上周围的朋友们看了影片之后说“啊,是远藤嘉人啊”的时候起初并没有怎么细想呢。我的目光开始变了,说话的方式也变了,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在演了佐依塞特之后才有的吧(笑),说话的时候会把眼睛眯起来。
话说得简单,不管怎样自己觉得演技还不错但是一边说话一边表演就不行了,首先是“要有活生生的感觉”。为了什么说出来的话,为了什么做出来的行动,那里面的含义要从自己心里确立起来,台词之类的即使背不下来也能自然地说出和剧本上同样的话来。但是,尽管说出了和剧本上的台词意思差不多的话,我却说得过于直白了。(汗)

最后一话中流出的眼泪是没有用眼药水而自然地流出来的真正的泪水。但是,现在再回想当时的感觉,那时流眼泪原本不应该是我。所以我在想,感情这种东西是看不到的,自己不成熟的演技并不是从任何人那里学来的。应该全面地来评论吧。但是那个时候我完全作为佐依活着的。这样想来,我是全情投入了。
现在已经没办法再找回当时佐依的感觉了。一直都无法再一次找回了。不过有一点,在最后的时刻,佐依一直都很幸福,我是这样想的。非常感谢!

About ZOI no.1-End of ZOI II.*~

今天还有一点第44话的演出。

反思第44话,最后靠在树上的场景,在现场哭过之后
Stuff说这就是把自己放在角色的立场上才能哭出来的,会出现那种画面我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脸上被涂了白色的粉吗?还是因为照明的关系?
到底要怎样才能意识到这其中的微妙呢,穿过妖魔的身体时佐依的后面束起的头发散开了。当然直到消失的瞬间头发也应该是散开的。这个也说不清楚……。主人的颜色和头发的颜色很相似,这个也不清楚。[这句是哪跟哪啊……|||]应该说佐依的发型是常说的发型“尾崎型”(笑)。前面的头发达到肩膀,后边的则长过腰间。经常发生因为前面的头发的缘故看不到东西之类的事情(笑)。
算了~虽然没有看到眼泪,不过只要能感受到心中的哭泣就全部
OK了。
[感觉小嘉写这个完全是在东扯西扯的……从哭泣扯到
Bug……|||]

顺便说一下,
Stuff在摄影过程中是怎样考虑哭泣这件事的呢?问过Stuff,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那天为了演好这个场面看了很多“令人哭泣”系列的电影,而且也研究了死亡,并在头脑中想了很多的拍摄手法……。[这句看得我有点莫名其妙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但是感觉和后面有点脱节]和多啦A梦一起演吗(笑)?现在能感觉到,“多啦A梦”这个词在输入的时候居然能够自动变化平假名和片假名!好厉害!(笑)[这句我解释一下,这里面说的是多啦A梦这个词在日语里一面有一半是平假名一半是片假名,在日文输入的时候,如果需要,平假名和片假名是可以互换的,但是大概由于远藤君经常输入多啦A梦这个词,所以电脑有了自动识别,不需要在一个个的转换平假名和片假名。——不过话说回来,远藤君居然从哭泣扯到多啦A梦……还真是不简单|||||]
恩~~~不管怎么样(笑),使用了各种各样的手法,为了把心情衬托出来,特别是前天看过的电影《半落》的最后一话中的场景切割。[这句大概是这个意思||||将就看吧]和以前用过的所有手法都不同,简单的说就像法庭那样。[大概说的是电影中的情景~反正那部电影我没看过|||]骑车的少年追着坐上末班车走的主人公的爷爷大喊“请活下去!”那样。但是听到穿过玻璃的声音后,没有听到爷爷说什么。但是那种“努力”的信息却传达出来了。就是在那里森山直太郎的歌声响了起来(哭)。在这里就要好好的思索了(笑)。那句“请活下去”,就成为最后的台词被人记住了。而且那也是我重复了一次又一次的佐依的台词。“虽然想要和大家一起继续生活下去,但已不可能再看到那种场面了……。但是如果能再活一次的话,好想回到大家都幸福的生活着的过去啊……。再见了……谢谢……”看不见的心情自然的流露出来。一个一个的呼唤着其他的四天王的名字,然后,用尽所有的感情想要呼唤安迪美奥。像兄长一样的坤载特。像弟弟一样的涅夫莱特。还有像孩子一样的杰戴特。那个时候佐依的眼中,只有像朋友和家人一样的大家,很多话无法出口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不管怎么样希望自己把那充满悲伤的台词表现出来。清楚的表明四天王的境遇,这样的事情究竟能不能做到……看看再说吧。但愿佐依塞特的希望能够通过台词表现出来。就这样。

About ZOI no.2-Boy meets ZOI.*~

下面打算谈谈有关初次见到佐依塞特时的事情。

接到
Sailor Moon的片约的第2天,收到了来自事务所的“昨天的片约,你要出演四天王中的佐依塞特哦!”的通知。
首先是最初做的事情……当然是收集情报。先是在漫吧里看了原作漫画。“噢,佐依塞特出来了”刚刚这样想的时候佐依塞特在一瞬间就死掉了(笑)(……真的是一瞬间呢)。
因为究竟是怎样的角色通过漫画并不能够很好的了解,于是决定了去
Vedio屋[类似于漫吧的~只不过是把漫画换成影碟或录影带](笑)。在动画版的Sailor Moon的包装上找写着和“佐依塞特”有关的那一话。打算带回家里去看……是绝句哦(笑)
“怎么是个人妖!”几乎要趴到电视上的我。而且,而且……这次……是什么啊(笑)!
当场就给领导打了电话,“让我演这个实在是太勉强了!”我这样说着(笑)。领导劝我说就算是在困难的角色也要演下来,最后以我答应而收场。
过了一天,量身订做服装的时候,我们四天王初次相见了。一个一个的自我介绍,我当时比较在意的是谁来演坤载特的角色(笑)。{大家也知道~坤载特在动画版里和小佐关系不仅仅是暧昧一点|||当时远藤又是以动画版作参考的……}直到窪寺君开始自我介绍说“我是演坤载特的,叫做窪寺,请多指教。”唔哦~大家一下子都注意到我们,想着这个人要和我演出
XX场景(笑),结果很短的时间之内,就知道了写实版和动画版的设定是不同的。

与忠实于原作的水手战士及大礼服假面不同,四天王从衣着到人物本身感觉上都是脱离了原作的。角色的个性仅仅从他们的色调上就能很容易的体现出来,佐依是以前完全没有看过的,从上到下纯白的设计。
最初以为自己不适合地说过得很绝的话……。角色的设定就更厉害了。感觉是“艺术家”“不健康”“自闭”“阴沉”……这是什么感觉啊(笑)!?在那种局面下只能硬着头皮去演了,不管什么状态都要做出来啊。
因为在简历上写有会弹钢琴,以此为理由在开拍的一周前突然加入了钢琴家的设定。因为是初次亮相,和田崎监督认真地商量了需要弹的曲子,监督提示给我的有肖邦的《革命》和《幻想即兴曲》。监督问“哪个比较好?”……哪个(笑)。虽说我会弹钢琴,不过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如果有8年没有弹钢琴的空白说不定会变成外行人。我正想着现在的我不论弹哪一个都实在是太为难了,这个时候旁边的领导很快地说道“他曾经在美国的钢琴比赛上得过金奖哦。两个都弹下来也绰绰有余呢。~”喂喂(笑)你啊……都没有听过我弹钢琴吧(笑)!况且我的金奖的小学生钢琴大赛上怎么会有革命或者幻想呢!想到已经不能推掉了边说“那么就弹幻想即兴曲吧”(笑)
Ma~上面说的音源(实际上是在电视剧中顺利弹的)是因为想要弹的专业一点,所以不管怎么样哪怕是一点,也要提高自己的演奏水平。幻想是自己在现役时代弹过的曲子。这样想着的时候监督说“那么录音就和拍摄在同一天进行好了,拜托了”……开玩笑吧!即使是在音乐大学的班级里至少也需要一个星期不停的猛练才能掌握幻想即兴曲。真的是猛练啊。一个人生活的家里钢琴或者键盘什么的根本就没有,所以在音乐录音棚里通过每天十小时联系。结果……Ma~总算是顺利通过了。
就是在这样的状态下期望着佐依出次登场的场景。演技还有很多缺点呢(恢)。除了上面写到有关佐依的角色设定之外,当天比起监督,自己也感觉稍稍进入了角色的精神状态,慢慢的就找到了要求的感觉。就这样,更加努力的背台词。用着很诡异的说话声音和方式。让我觉得非常不舒服(笑)。不过不管怎么样因为那个时候演得很拼命,因此在思考状态不正常的情况下就有了演技……。

就是这样,与佐依的初次见面感觉糟透了(笑)。就是说不管怎么样都讨厌这个东西来着(笑)。不过之后到了后来佐依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渐渐的改变了,直到最后佐依死的时候能够发自内心的流出眼泪,那些就是后话了!

About ZOI no.3-Rebourn of ZOI.*~

接着前面的继续。

繁忙的演戏经验、学习经验都没有过,就这样进入了拍摄状态的自己,果然在最初的那段时间里很辛苦……。所作出来的东西与其说是“演戏”不如说是动作……。(笑)被监督称为说一句动一句的感觉。
而且,刚刚要出现就死了(哭)我连Boss贝尔大人都还没见到啊……(笑)。啊~~~那个时候认真地想着“完蛋了,就这样被人放倒了”……
可是,因为不久之后很快要复活,所以想着这样子下去不行,便在休息的那段时间里从基础开始锻炼演技。

总之首先是不停的看到那时为止的表演,看看有什么地方是不行的,在这之上延伸出来才能决定怎样表现这个人物。
而且做了一件事情。在自己心中彻底的构思出了ZOI的人生信条。因此能够深刻地把ZOI的传记从他诞生写到今天。
前半战(到最初的那段),上边提到的“说一句就动一句”,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点都不生动”那样完全不行的演技,却正相反的适合了被贝尔洗脑的设定!我注意到了这个(笑)。结果非常好!恰好利用了这一点!变成了用怪异的说话方法没有好好地把台词说出来的被洗脑的角色设定(笑)。所谓必杀的“为好的结果埋下伏笔”(笑)(那个时候的希望现在终于实现了(笑))
就这样,复活之后试着用另外一种说话的方式。这次是真正的自我,因为已经夺回了被取走的记忆内心被完全换回来了,这个时期的演技与其说是改变了倒不如说是找到了正确的方法。从那之后,就是带着“为了保护王子的骑士”的前世的使命这样的角色了。

果然,自己想象着如果是骑士、亲为队那样的人,如果做不到“毅然”和“高贵”这两点是不行的。衣着上也是有着那样的感觉。说起来首先是说话的方法发生了彻底的转变。当然前半战和后半战的声音应该是不同的。前半战中,因为当初是“四天王=反派”这样的设定,因此要让观众们产生“好讨厌”的感觉。后半战情势逆转了,ZOI不再有敌人的感觉了,故事的关键在于把握那种孤高的存在感,因此那种印象是声乐风格……或者说是歌剧的感觉……。当然到那里为止,夸张的声音并不是因为紧张,是用自己的想象中有点装模做样的骑士那种感觉来说话。
而且前半战中应监督的要求,要发出“KuKuKu”那种类型的笑声(笑),那样的笑声基本上决定封印了。……因为很恐怖啊(笑)……会把小孩子吓哭的(笑)。就当作是角色变化的调剂品,“Fu……”那样好像是用鼻子笑出来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多。让人害怕的ZOI很出色,因为是了不起的自信的人(笑)因为有了空闲的时间所以才能思考这些。想来ZOI的态度是在黑暗王国里算是数一数二的了,黑暗王国太弱了吧……。贝尔大人和四天王全员都被打败了(笑)即使Jade也一样(笑)。妖魔在Venus的一击之下就死掉了(笑)想要更有深度一点,也只能把台词说得总是自信满满(笑)。通过钢琴把心放飞出去置身事外那样的描写也有,直接通过念力移动传送其他的四天王到现场的方法真得很厉害哦(笑)!!那样子更加深入的了解ZOI后,我完全不能讨厌他(笑)。

因此,将复活作为契机突然改变了的ZOI,通过我认为非常了不起的脚本家小林靖子,呈现出了戏剧性的变化。没有直接去商量……。比方说即使是一句台词也有很多种表现手法,使用热血系的演技来表现的话,角色就变成了非常热衷于友情的ZOI了(笑)。然后呢,能够对其他的四天王说的话,小涅最初是非常活泼又急躁的角色不知不觉又变成了苦恼的角色(笑)。卫在刚开始偶尔会说讨厌的话,稍微有一点少女漫画主人公的感觉,从中途又变成了一个认真的家伙(笑)。不过脚本家小林小姐最近说“ZOI chan简直就是给远藤君量身定做的啊!”,我只是完全按照剧本上的台词一句都没有改变地说下来而已啊。我想ZOI果然是为我量身定做的,非常感谢写下那些台词的小林小姐。

说到ZOI复活后的真髓发挥,有关后半战的话以后再说吧。

About ZOI extra.1.*~

Q1.为什么和动画版性格差了那么多?
恐怕是实写化的时候感觉原作那个给人感觉太糟了吧(笑)

Q2.在43话和44话中有坤载特和佐塞特在森林中对话的场景吧。那时,你们两个能看到摄影机在身边转来转去的么,那一段是怎么拍摄的呢?
事先架设好了圆形线路的轨道,然后把摄影机放在专用的车上进行拍摄。我们就在圆形线路的内侧表演,感觉到身边是转来转去的摄像机。为了不把轨道拍近镜头,稍微抬高了摄像机的角度。

Q3.饰演贝尔女王的杉本彩的扮相,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见到的?
第一次见到是在第一话的拍摄中,当时觉得“好厉害”(笑)。
不过在拍摄之前直接见到她本人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笑)。

Q4.如果在大街上被美战的fan叫住会怎么做?
我想大概会想不到是在叫我……,不过应该会上去拥抱一下吧(笑)。

Q5.最温柔的监督和最可怕的监督分别是?
危险的问题哦(笑)。为了自己的日后着想,现在还是说“所有的人都很温柔”好了(笑)。

Q6.水手战士们的个人主题歌曲都听了么?感想是?
“非常棒!”只有这一句话!
非常仔细的制作等等方面,和市面上的其他CD相比来看,也不失为高质量的作品。
就这样让5个人都上台也不错吧?应该不止我一个人这么想。
尤其喜欢小松的歌声。《在金星的两端》很棒的!就是这个(笑)!这种声音是以职业歌手、主音为目标的人才能唱出来的哦!听过之后我都有些受到打击呢(笑)

Q7.(不限性别的话)在5位水手战士、王子、四天王、元基、贝尔中最想演的角色是?
很难说啊……基本上自己喜欢的类型是第二主人公。比方说《假面骑士龙骑》里面的假面骑士之类的,稍微老一点的也有《回首再见他》中织田裕二饰演的角色之类。年轻人们可能不知道吧(笑)。一般是热血正直的主人公的竞争对手那样的角色,也可以说是有着和主人公相对的性格特点的角色。宗旨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角色,在这个电视剧中虽然可能不太对劲儿,不过也只有黑暗水星比较符合了……

Q8.实际中四天王和王子的腕力比较如何?
没有真正逼过所以不知道,不过大体上应该是:
窪寺>松本>遠藤=渋江=増尾。
差不多是这样。前面的两个人应该是确定的,后面三个人也许并不一定一样,总之不比试一下是不会知道的。不过我觉得即使比过之后也不过是这个样子吧。

Q9.有没有听到过什么其他演员拍摄期间的小插曲?
嗯……印象里面好像有很多吧。
在拍摄第43话的时候在千叶县的某个海滩上行走的时候。王子让二君由于急性肠炎穿着戏装就直接从现场送到医院住院一周,当时让很多人都吃了一惊(笑)。

Q10.水手战士的5人中最喜欢的角色是谁?(不是从演员的角度看,而是从角色的角度来说)
从角色的角度来说的话,应该是真琴吧。因为最有家庭的感觉。不,说不定更喜欢偶像美奈子,作为fan的话(笑)。

Q11.演出美战的最大收获是?
和大家相遇,就是这些。

Q12.如果之后有续篇的话,还要不要接受出演的邀请?
应该会郑重的拒绝吧(笑)。总感觉是如此。感觉已经用光了自己200%的劲头了!

Q13.如果把下面这些按照最重要的顺序排列的话?1.机车,2.音乐,3.足球,4.演员,5.生命。
真正最重要的事物是“现在”,只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因为只要把握住“现在”,就等于把握了所有重要的东西。

Q14.在美战的DVD映像特典里面Mew说过,远藤君和远藤君的经纪人很像,是真的么?
是么(笑)!不过我可从来没觉得像啊(笑)。
可能说的并不是脸部、体形、性格这些吧,是不是说发型?
经济人是白色的中长发所以看上去很像ZOI(笑)。而且现在染成了茶色。

Q15.东映的官网上说,在ZOI最后的摄影现场泽井小姐在什么地方不停的哭。想知道那天摄影现场的气氛。
啊,的确是那样的。我想是所谓的“被动的哭”。我为了在那天哭出来花了两周时间去调整自己的状态(笑)因为感觉从最初开始就将“哭”的演技全开。感受力是常人一倍的泽井小姐就是受了那个影响才会一直哭的。
不过监督说,作为泽井美优来说哭出来比较好,但是对于小兔来说,应该是还不到非要哭泣的场面,所以在照到她脸部的时候再拼命忍耐着。
总体来说那天是非常热的一天,天空也非常晴朗,蝉都在大声合唱的状态。但是摄影中第一次感到了极限的精神集中状态,虽然周围应该有很多的工作人员,但是自己很快地进入了只有自己和水手月亮的情境之中。蓝天应该是人生中能看到的最美丽的东西吧。

Q16.为什么没有贝尔大人和ZOI的特集呢?
为什么呢(哭泣)好希望能制作出来。

Q17.远藤君在拍摄过程中和大家经过多次的接触,看上去和地球防卫军的众人的团队合作非常好的样子。不管什么时候说这些总觉得有些深入了。不过我想象中大家是拥有者不同的目标的人……那么请说说第一印象之类的,比方这个人这方面非常厉害,这方面很值得尊敬等等,应该很有意思!请告诉我远藤对大家的第一印象吧。
增尾君……不仅是最小的一个,而且在现场的时候扮相又非常可爱,和高中的朋友通电话的时候被以外的调侃说,“你不要欺负人家哦”这样的话(笑),好像我是很会欺负人似的。和他在一起与其说谈音乐不如说对于乐器的话题非常谈得来。偶尔两个人会一起热烈的谈论吉他、电子乐之类双方都非常热衷的事情,有的时候也会强拉上其他的人(笑)。
松本君……第一印象与实际印象相差甚远的就是他了。最初是非常酷又令人难以接近的印象,但是实际上却非常的喜欢亲近人(笑)真的是朴实而率直的人。是不会说谎的类型呢。不过因为太过于率直了以至于担心他会不会被别人骗到……应该特意写写他了不得的酒量(笑)根本就没有底限。真的没有底限……
窪寺君……总之是很唠叨的(笑)在现场感觉只看到他说话、吃饭、睡觉……(笑)虽然有些夸张,不过是个非常随和的人,拥有不论和谁都能成为好朋友的性格。女性阵容中的气氛制造者是泽井小姐的话男性阵容中的气氛制造者则是窪寺君。演技方面公认拥有非常认真而稳定的姿态,同时也教给我很多演戏方面的事情,对我来说是像老师一样的人。
让二君……因为是共同出演场景最多的人,所以摄影之后我们两个经常一起吃饭。他接受过很多次的采访,拥有和地场卫完全相反的性格。不过也是一个对所有的事情都非常认真,从不妥协的人。这样说也许有些过奖(笑)。感觉上适合我最近的人,所以合作的事情多一些吧。
总体看来都是十分认真正直的家伙!是最棒的朋友!

Q18.坤载特好像是王子的剑术指南老师吧,那么佐塞特呢?前世是什么职务?(还有杰戴特、涅夫莱特都是什么,请远藤君说说你的看法)
嗯,一般大家大概都认为四天王就是地球王国军的干部。
坤载特——地球军大将兼王子的剑术老师。
佐塞特——地球军参谋兼宫廷乐团团长。
涅夫莱特——地球军将军。
杰戴特——地球军将军。
大概就是这样子吧。我想佐塞特和其他的四天王不同,并不是单独率领大军的战斗系的大人物。佐塞特不管怎么看都更像军师的样子。

Q19.连男性特典那一期都参加的演元基的黄川田君,平时不怎么和地球防卫军的各位交流么?
当然有交流了!……不过,和我们不同,他是非常忙的大明星啊!所以完全没有机会和我们一起去喝酒。

Q20.如果一直把你当成佐塞特,这样会觉得讨厌么?
很讨厌啊(笑)。我认为远藤嘉人≠佐塞特。我是我,他是他。

Q21.请告诉我做塞特在剧中所弹奏的乐曲真正的名字。
连我也不能知道全部的名字,不好意思。不过在剧中谈过的总共有……7首曲子吧。按照出现的顺序分别是:
肖邦的幻想即兴曲——不用说是佐塞特的个人主题背景音乐。
公主安魂曲——只有一话中才有的曲子。是大岛满创作的旋律,我用钢琴的乐风重新编曲之后弹的。
佐塞特革命——这个也是只用了一次的,是我自己做的曲子。感觉基本上是即兴创作的。如果想要安上一个适当的标题就要深入到那天的现场才行(笑)。
肖邦的革命练习曲——复活后,每次战斗中都要使用。
枯木——在现场就那么随口取名的,因为并不知道真正的名字。是一首非常难的曲子,很难弹好。所以并不怎么使用。
贝多芬的月光——超级名曲。回忆的场景中经常使用。
肖邦的安魂曲——最后一曲也是肖邦的曲子。感觉真的是能够超越时代的好曲子。之后每次听到这个曲子就会想起佐塞特。

Q22.地球防卫军的各位经常一起去吃饭吧,请把你们经常去的地方(比方说新宿之类的)透露一下。
嗯,也说不上是常去的地方。
非要说的话应该是东映的拍摄地附近的牛角(烤肉店)和大户屋(快餐店)之类的吧。

Q23.远藤君有没有兄弟姐妹?(凭我的印象来猜,远藤君是不是有姐姐呢……)
我是长子。还有一个小我3岁的弟弟。

Q24.今后要作为以本业也就是音乐人为中心活动么?演员只当这一次么?
我始终还是认为音乐人才是自己的天职。
不过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尝试一下作为演员的生涯。

Q25.化妆和服装要花多少时间?
化妆非常简单,先涂上白色的(当然不是纯白)粉底,在戴上白色的隐形眼镜就可以了。女生们用的什么眼线啦之类的其他很多东西完全不用。除了脸的颜色之外都基本上是素面。不过只要有彩色隐性就能让形象完全改变。
服装一分钟就能搞定。穿上裤子,在穿上带着铠甲的上衣就可以了。因为要拍很多外景所以服装上非常重视实用性和效率。

Q26.据东映的主页上报道,第36话公主装的水手月亮出次登场的场景花了3天。演员和工作人员是不是一起在外面住了2天?在那期间又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告诉我们吧。
那期间的确有些事情呢。比方说需要爆破的场面要到很远的地方去拍摄,所以待在当地的旅店的只有一水手战士和一部分工作人员而已。我们地球防卫军众人需要每天早、晚花很长的时间乘巴士奔波(笑)这种辛苦真是久违了啊(笑)。

Q27.山本彩小姐平时也散发着那种气息么?
的确如此(笑)好像被光环环绕一样。

Q28.如果远藤君出席[恋爱之神]的节目,希望谁能一起出席呢??
我可不想出席那个节目哦(笑)。不过,五年后什么的如果能有一个和成年之后的水手战士们再会的节目的话一定会很有趣。到了有那个节目的时候再讨论这个话题吧。

Q29.难过或者悲伤的时候。怎样做才能让自己的信心复活呢??还有,对于远藤君来说什么是最有效的治愈手段?
嗯……读一读[BECK]。
我认为最有效的治愈手段就是离开日常生活的地方。比方说旅行、搬家。或者更简单一点的方法,比方说看电影或者读书……看一些“非日常”的东西之后再回到日常生活中来的时候,就会觉得世界还是很宽广、丰富多彩的,自己的烦恼真的只是很微不足道的小事,可以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