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资料由Perious网友与素盏网友提供,并经管理员加工整理,特此致谢)

第一集


已经是早晨上学的时间了,但月野兔还在睡懒觉,弟弟月野进悟站在床边叫她,阿兔慌慌张张地吃早餐看到了关于正义使者水手V的电视节目,节目报道说,水手V又成功地阻止了一次偷窃珠宝的犯罪行为,但她一直很神秘,没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网上还为此成立了一个名叫“水手V的真面目”的网站,等等。阿兔看电视看得入了迷,幸亏进悟提醒,才想起要迟到了。
于是,她急急忙忙往学校赶,途中,一只额头嵌有黄月牙的紫色布偶猫从天而降落于她头上,阿兔觉得很奇怪,但由于时间关系没功夫细想,她把布偶猫放在路旁,就上学去了。
课堂里,樱田春菜老师指责阿兔,说她本周已迟到三次了,很令人失望,而同班的水野亚美每天都提前半小时到校,是阿兔学习的榜样。然后,她罚阿兔放学后打扫教室,还好有同学大阪奈留帮助,很快干完了活,两人便决定去皇冠卡拉OK中心玩,因为那里刚进了明星爱野美奈子的新歌。
在卡拉OK唱歌时,奈留说起她妈妈作为珠宝设计师,将于文艺时代大厅展览她最近的收藏,目前正忙着布景排练,场面很盛大,于是阿兔决定与奈留一同去看看。
在大家都忙着欣赏排练时,阿兔
早晨遇见的那只布偶猫也在众人身后转悠。
排练结束后,非常羡慕模特们的阿兔偷偷拿了件衣服对着落地镜比划,却撞见了一名奇怪的男子,男子嘲笑阿兔当模特还不够格,阿兔气跑了,而男子却对着不远处一堆琳琅满目的珠宝自言自语,说也许在此处能找到梦幻银水晶……
文艺时代大厅,舞台的某一处,布偶猫还在转悠,而另一处,三只透明的嵌有彩色闪光小颗粒的手伸了出来……
天黑了,奈留的妈妈打手机告诉奈留,她夜晚要加班,奈留就说明天帮妈妈把早餐带来,是她最爱吃的猪排三明治,然后,奈留的妈妈关上手机,三只透明的手从背后伸向她……
月野家里,阿兔正在睡觉,布偶猫突然出现于枕边,并称自己叫露娜,又讲阿兔是被选中的战士之一,肩负与邪恶势力对抗的使命。阿兔当然不信,只认为是在做梦。露娜无奈,留下联系呼叫用的手机就走了,临走前它提醒阿兔不要介入那个珠宝展览,因为很危险。
第二天是周六,不上课,奈留将早餐带来给妈妈,却发现妈妈的反应很怪异,不仅忘了猪排三明治的事,而且好像根本不认识自己,她大吃一惊,觉得眼前的人似乎并不是妈妈,吓得从办公室跑出,她妈妈在她后面紧跟着,奈留撞上了前面的一位工作人员。
“救救我!我妈妈的样子很奇怪!”奈留冲那个穿着绿衣服的并戴着耳麦的男孩恳求道。
但是他邪恶地笑了笑,眼睛闪着绿光,变成了一位金色短发的蓝眼睛男孩,还穿着华丽而奇怪的深紫色制服,左肩上侧面挂有同颜色的短披风。他上前一步点中了奈留,奈留昏倒在地上。
“表演差不多要开始了,将那些模特的能量收集到珠宝里,献给贝莉尔女王!”金发蓝眼的男孩对奈留的妈妈微笑说,他的声音回响着。
于是奈留的妈妈微微点头,立刻变成了妖魔,肩膀上长出三只透明的嵌有彩色闪光小颗粒的手。
继续在文艺时代大厅转悠的布偶猫露娜看到了一切,感觉事情不妙,应该立即行动。正巧,它碰到了听了露娜的提醒便预感到奈留会有危坠所以要来救她的阿兔,可阿兔进不了大楼,于是在露娜的指导下,阿兔用露娜给的手机变成模特,混进了大楼。
珠宝展览开始了,奈留的妈妈走上舞台,伸平双臂,她的手中发出紫色的气体,于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观众与模特,都昏迷了……
“我要来吸收你们的能量……”奈留的妈妈蹲在一位昏倒的模特身旁,说逍。
“给我等一下!”闯进舞台的阿兔喊道。
“你……为什么这气体对你没有用?”奈留的妈妈有点惊讶地问。
“因为我是战士!”阿兔在露娜的指导下回答道。
然后,奈留的妈妈又变成妖魔,肩膀上的三只手伸向阿兔,二人开打,月野兔在露娜的指引下第一次变身成水手月亮,与妖魔战斗。
“水手月亮!?她是谁?”金发蓝眼的男孩站在一堵墙的拐角处一边观战,一边自言自语。
最终,水手月亮打败了妖魔,使奈留的妈妈恢复正常。在她高兴地跑向露娜时,金发蓝眼的男孩从大楼第二层的一根柱子后出现,冲她投出了锋利的水晶。
“当心!”露娜喊道。
一个穿着黑色夜礼服戴着白色眼罩男子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将她推开。男孩恼火地看了他们一眼,离开了。水手月亮向那男子表示感谢并询问他的名字,男子说自己叫夜礼服假面,水手月亮觉得夜礼服假面很奇怪,但是又很帅……
黑暗帝国的大殿内,贝莉尔女王看着手边的晶体,抓起一团火焰:“谁在阻挠我的计划?我绝不允许!”
一切才刚刚开始……


第二集


黑暗帝国的大殿内,贝莉尔询问金发蓝眼的男孩:“杰戴特,有一名水手战士觉醒了,是真的吗?”
“是,她的名字叫水手月亮。”杰戴特回答。
“想象那些老鼠会再次出现在我面前……”她思索了一下,对杰戴特命令道,“听好了,杰戴特,你继续收集人类的能量。”
“是。”杰戴特说。
贝莉尔向杰戴特伸出手,一块深棕色的水晶化作一条光飞入杰戴特手中。
“继续收集能量,地球毁灭的一天终会到来!完美的毁灭!”贝莉尔邪恶地笑着。
同时,皇冠卡拉OK中心,露娜指导着阿兔进到了她们的秘密房间,并再次告诉她,作为战士,她有着与邪恶势力对抗及寻找梦幻银水晶和公主以及其他战士的使命,但阿兔不是忙着玩,就是忙着准备考试,结果什么也没听进去。
然后,阿兔认识了此次考第一的被称为天才的女孩水野亚美,据说亚美的妈妈是名医生,而亚美整天忙于学习和去无限补习班,生性孤独,几乎没有朋友。但露娜感应到亚美也是战士之一,便告诉阿兔,于是,阿兔开始与亚美发展友谊……其间,二人谈起爱野美奈子,都很喜欢她的歌,亚美说背书时听她的歌可以集中精神,但没买到她的新专辑,于是阿兔把自己买的专辑借给亚美。
夜晚,杰戴特出现在空无一人的补习班,将深棕色的水晶放在一组战士和狗的泥土塑像旁,把它们变成妖魔,当中的战士攻击了一名老师。
第二天早晨上学时,阿兔曾告诉亚美关于战士以及布偶猫露娜的事情,并教给她变身的方法,但亚美称她只想好好学习,对战斗没兴趣。
阿兔失望地回到家,妈妈给了她一张补习班的地图,让她也去参加补习班,阿兔以为是和亚美一样去无限补习班,只好不情愿地去了。结果又碰到上次嘲笑阿兔当模特还不够格的男子,然后在这名男子的提醒下仔细看了地图,才发现妈妈要自已去的是无限补习班旁边的乖小朋友学习教室,阿兔气得半死。
同时在学校内,被妖魔袭击过的老师正在上课,她开始用怪异的声音说话。很快,全班的学生都趴在桌上昏睡,只有亚美没受到影响,因为她没听课,而是在用随身听偷偷听阿兔借的爱野美奈子的新专辑。
老师发觉后,走过来扯去亚美的随身听丢在一旁,对亚美说:“上课听这个东西是违反规定的,我想我先吸收你的能量吧。”
然后,老师变成了战士妖魔,开始追逐逃跑的亚美,狗妖魔亦赶来助阵,刚巧这一幕被正在附近逗留的阿兔看到了,于是阿兔很快变身为水手月亮,救了亚美,亚美也很快在露娜的帮助下变身为水手水星,二人合力打败了两个妖魔。
“水手月亮,还有水手水星,对吧?”夜礼服假面在暗处咕嘟。
在某一处堆满金黄色枯叶的树林里,杰戴特把一块白色的水晶放入地上堆积的枯叶中:“下一个,使用这个能量吧。”
水晶发出了白光,地上的落叶被风卷起。
同时,在一个神社内,一位穿着巫女式服的女孩正坐在摇曳的火焰前自言自语着:“来了,某种不好的预感……”


第三集


卡拉OK中心的秘密房间,露娜、阿兔和亚美在开会,露娜重申了作为战士的使命,又说水手V有可能是伙伴或公主,打算对她进行调查,并给了亚美一个联络用的手机
一名女孩经过杰戴特放下水晶的地方时,空中突然出现了奇怪的蓝色漩涡,里面伸出一双弹簧般的白色的手,抓住女孩的肩膀,将她拖了进去。然后一切又恢复平静。
学校里,女生们都在谈论着最近六个女孩失踪的现象,
大家认为是火川神社的巫女与乌鸦干的,而阿兔和亚美则怀疑是妖魔所为,打算去调查。
在亚空间一处光线阴暗的森林里,一个脑袋长得像螺旋桨的妖魔,围绕着倒在地上昏迷着的六个女孩旋转。
“一定很快就能收集完成,这七位少女的能量会达到高峰。”在黑暗帝国的大殿内,杰戴特单膝跪下向贝莉尔报告道。
“别再失败了,杰戴特。”贝莉尔说道,“我们绝对不允许……”
“是。”杰戴特回答。
放学后,阿兔和亚美在路上遇到了一位女孩,阿兔捡到她落下的手链,并得知她叫火野丽,本想把手链还给她,但跟到火川神社时,却被突然出现的穿着巫女式服的阿丽和两只乌鸦吓跑了。
第二天,阿兔又跑到神社去,遇到了一群来找阿丽麻烦的女生,她们认为是巫女阿丽使女孩失踪了,阿兔上前帮阿丽解了围,并还给她东西,不过阿丽的态度冷冰冰……
之后,亚美和阿兔用手机扮成巫女,去万寿阁结婚会场继续调查女孩失踪事件。在那里她们又看到了阿丽,原来阿丽也在调查此事。阿丽成功阻止了妖魔企图掠走另一个女孩,但是她自己却被再次行动的妖魔抓走,扑上去的阿兔也跟着消失了。
到了之前出现过的森林,混战中,阿丽发现自己是水手火星,于是……在阿兔的恳求下,变身,打败妖魔(套路……)。当她们逃出那里时,水手月亮被没全死的妖魔拉了回去,夜礼服假面不知道又从哪儿跑出来,第二次救了她。
黑暗帝国内,贝莉尔恼怒的叫出杰戴特的名字:“杰戴特!”
“我很抱歉。”杰戴特说。
“那些可恶的水手战士!”贝莉尔做半抓狂状……
事情结束了,阿丽却表示拒绝当亚美和阿兔的同伴,扔下发呆的二人,独自走开。


第四集


卡拉OK中心的秘密房间,露娜、阿兔和亚美讨论着如何才能让阿丽加入她们,结论是不能强迫大家,并且她们还有其它的许多事情要调查,比如梦幻银水晶。
另一边,黑暗帝国内,贝莉尔在她的大殿里踱步。
“她们已经有三位水手战士……难道她们打算使公主觉醒?”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笑了,“不过……如果公主觉醒了,我们也许可以从她那儿得到梦幻银水晶。”
“贝莉尔女王,”杰戴特走上前,“取得梦幻银水晶的事就让我……”
“闭嘴!”贝莉尔猛转过身,伸手指着他,“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除非你收集些能量来!如果你还爱我的话……就想办法让我感觉你还有用吧,杰戴特。”
“尼夫莱特,过来吧。”贝莉尔说完,向远处喊道。
穿着深红色制服的尼夫莱特从黑暗中走出,他留着冲天式的红发,双肩上挂有同颜色的短披风,尼夫莱特走到杰戴特旁边,鞠躬说:“属下在此,贝莉尔女王。”随后瞥了杰戴特一眼。
贝莉尔冲尼夫莱特点了一下头,若有所思。
火川神社内,阿丽盯着火焰自语着:“又来了,不祥的灵魂又再度活动……”
在广场上,阿兔三人在某建筑物墙上的特大屏幕里到了一则新闻,说著名的梦幻蓝水晶将在它的拥有者--樱木财团小姐的生日化妆舞会公开亮相,
露娜觉得那说不定就是她们在找的梦幻银水晶,阿兔为能够找到借口参加舞会而得意忘形,结果又撞到了曾嘲笑她的那名男子,两人吵了几句,男子不屑一顾地走开了。
“梦幻蓝水晶,也许……梦幻银水晶?”男子朝远处走去时自言自语地说。
“有这个可能……”人类装扮的穿着红色皮夹克的尼夫莱特也通过建筑物墙上的特大屏幕上看到了这则新闻。
阿兔她们遇到了阿丽,请她一同参加化妆舞会,但阿丽的态度依旧是拒绝。不过之后,由于感到有妖气阿丽还是独自去了,结果所有人都去参加了舞会。
舞会上,扮成小熊的阿兔第一次见到这种盛大的场面,又碰见了夜礼服假面,于是她兴奋地满场乱窜,
露娜、亚美和阿丽只得独自去举办舞会的大楼各处调查。
在后台的走廊,尼夫莱特将一块绿色的水晶放入一盆植物内,植物变成了类似仙人掌一样的妖魔,附身在舞会女主人身上。
溜到后台的亚美和阿丽发现了情况,用手机叫来了正在舞会上点歌玩的阿兔,于是妖魔也变成了三个(忍者的分身术??)。经过楼顶上的一团混战,妖魔被干掉,阿丽对其他人的态度似乎也有所改观。
“只要有这个,贝莉尔大人一定会很高兴。”尼夫莱特拿着装有梦幻蓝水晶的盒子,微笑着说。
“不,还给我!”水手月亮朝他大喊道。
恰在此刻,夜礼服假面再度出现,挡在水手战士们前面。
“你是谁?”尼夫莱特问。
“把它交给我!”夜礼服假面对尼夫莱特说。
“那你试试看吧!”尼夫莱特讲道。
然后,两人开打,一番乱斗,夜礼服假面将盒子从尼夫莱特手中打飞,水手月亮跑去接,虽然是接到了,但她自己却从楼顶上摔了下来,夜礼服假面伸手拉她,结果二人同时掉下楼去,但水手月亮的月牙手杖突然发出光芒,将两人都包裹进来,救了他们一命。
于是,尼夫莱特离开了。
与水手月亮平安落地后,夜礼服假面打开盒子,却发现这并不是要找的银水晶,白费劲了。这时,
露娜跳过来质问他的身份与寻找梦幻银水晶的原因,夜礼服假面不答,只说,既然都在寻找同一样东西,或许自己与水手战士们是敌人,然后就走了。
最终,阿丽总算答应了加入
阿兔她们。


第五集


这一集很多内容讲的是亚美如何和其他人相处的事情。亚美的妈妈忙于工作,很少有空回家,亚美本来很高兴能跟阿兔与阿丽交朋友,但之后目睹了一些友情破裂的事情,加上又看到阿兔与阿丽有点不和,于是开始怀疑三人之间的友谊是否坚固和真实,为此她还专门买了一本《如何成为真正朋友的手册》的书,决心照书上说的去做,改变自己,不使自己与别人不同……
在黑暗帝国的大殿,尼夫莱特向贝莉尔单膝跪下报告说:“贝莉尔女王,我有关于梦幻银水晶的消息了。”
“尼夫莱特,我不想让上次那样的事情再发生……”贝莉尔说,“我要的是真的梦幻银水晶!”
“我知道了。”尼夫莱特说,“我会赶快去调查,如果是真的,我会把它带回来。”
贝莉尔笑起来:“如果真是这样,你的一切愿望都会实现。”
尼夫莱特说:“我想要的,只有贝莉尔陛下您而已。”
贝莉尔嘴边仍然挂着笑意。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亚美觉得这样顺应别人的作法实在很累,结果生病了。负责照顾她的阿兔看到了那本书,也劝亚美别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
然后,阿兔和阿丽去了卡拉OK中心的房间,露娜用手机告诉她们,它找到可能是梦幻银水晶的珠宝了,在PGS文化学校第八届学生陶艺展,这里的讲师身上的项链有着可疑的水晶,让水手战士们去接近她,作个确认,阿兔和阿丽就来到了展览会场。
在会场的二楼,尼夫莱特观察着下面,吩咐道:“如果是银水晶的话,将它快点送到我手中。”
他身后的妖魔鞠躬然后离开了。
阿兔又于会场遇到了嘲笑过她的那名男子,虽然还是免不了吵架,但总算知道了他的名字叫地场卫,地场卫也知道了阿兔的名字。地场卫会在那里出现,是因为他也在寻找银水晶。
因为生病,不得不卧床休息,所以亚美没有和其他人一起行动。当她赶到时,正巧看到妖魔从那名讲师那里夺走了项链。
她变身之后追了出去,与妖魔单打独斗中陷入困境,这时其他战士也赶了过去,帮助打倒了妖魔。然后,夜礼服假面也跟了过去,最终却发现他们所怀疑的目标,并不是银水晶。
不过,经历了这么多事件,亚美决定顺应自然,不再强迫自己,而她和其他人的关系反而变得比以前更加亲密了……


第六集


学校里有一个叫武的男生,他很会打篮球,长得也帅,包括奈留在内,许多女生都崇拜他,总在他打球时跑到球场附近拍照。阿兔也跟着奈留她们凑热闹,却因为落在了大家的后面,而被三个打篮球的男孩欺负。这时候,一名穿着外校校服的高个子女孩出现,帮阿兔打跑了那几个找茬的小混混,阿兔觉得这女孩很酷,但不知她是谁。
黑暗王国的大殿内,“我猜银水晶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找到的……”贝莉尔说。
尼夫莱特在她面前单膝跪下鞠躬。
“但是……”他站起身,走向她,手放在胸前,“我会为您找到它,即使需要付出我的性命去做。”
贝莉尔微笑着,走到他身边,在他脸旁做着手势:“多么值得称赞。只要你做到,我们就可以放弃杰戴特为我们伟大的统治者收集的人类能量。”
“那个愚蠢的男孩除了失败什么也没做成!”尼夫莱特抗议说,“您就不能跟他断绝关系吗?”
“他正在为我们的目标拼命努力。”贝莉尔走开,背向尼夫莱特说道,“恐怕有时候我们必须看到即使愚蠢也是值得称赞的。”
她瞥了一眼看上去很不高兴的尼夫莱特。
同时,在另一个有很多蜡烛和白色大理石塑像的黑暗房间,杰戴特举着一支蜡烛,将一块水晶放到桌子上:“这一次我必须让贝莉尔女王满意。我不能让尼夫莱特夺走全部的名誉!”
学校的中午,阿兔从同学口中得知,那女孩是因为打架伤人而被别的学校开除,所以转学到这里。放学后,阿兔找她道谢,两人互相认识,女孩说自己叫木野真琴,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不得不一个人生活……火川神社里,阿丽在和露娜谈论关于水手V的事情,阿兔带着真琴见到她们,阿丽感觉到真琴可能是第四名战士。
似乎,真琴也喜欢武,他打篮球的时候,真琴经常站在球场旁的树下看,结果奈留她们拍照时无意中拍到了她,阿兔发现了,便告诉真琴,愿意帮助她和武交往,但真琴不承认自己喜欢武,只是说对篮球感兴趣。
曾被真琴收拾过的三个小混混想要报复,他们发觉真琴喜欢武,于是冒充武的名义给真琴写了封信,约她明天十点在车站前的喷水池见面,真琴高兴地按时赴约,却只在大雨中等来了那帮男孩的嘲笑。
与此同时,武正在球场拍球,包括奈留在内,一大堆迷恋他的女生表情呆滞地向他走去,武带着狡滑的笑朝她们招手……
露娜用手机把真琴受骗的事告诉了阿兔、阿丽与亚美,三人很快找到了真琴,并用手机变身成三个运动女孩将捉弄真琴的小混混狠狠教训了一顿。
在真琴家的楼门里,伤心哭泣的她遇到了武,他微笑着说:“你是唯一一个没来的,所以我来接你了,跟我来。”
短暂的犹豫之后,真琴接住了他伸过来的手,周围的景物消失了…… 当真琴再次睁开眼睛,发现站在一个有很多蜡烛和大理石塑像的黑白世界,身边有许多如同大理石塑像一样站在蜡烛旁的女孩。
武从她们中间穿过,邪恶地笑着:“愚蠢的女人,自己投入到这种愚蠢的事情上。我会得到所有的能量。”
然后,他看着真琴:“为什么我的魔力没有对你起作用呢?”
真琴只是盯着武:“你欺骗了她们,所有的这些女孩,她们都喜欢你。”
“你也一样。这些女孩,都跟你一样。”
“这对我没什么关系,但是你不能玩弄这些女孩的感情。”
“我相信她们喜欢这样。”
“闭嘴!”真琴一拳击中了他的脸,武仰面摔倒地上,黑白色的世界消失了,女孩们困惑地站在球场旁的大树下。
被激怒的武扯下帽子,变成了妖魔,真正的武摔倒在一边。妖魔要袭击武,真琴前去阻拦,却被妖魔勒住脖子,她向武呼救,但武吓跑了。
快被勒死之前,真琴在内心中看到过去的自己,又看到了水手月亮,于是在水手月亮的帮助下,她变身成为了水手木星,解决掉了妖魔,见到了另外三个战士。
在她们笑着欢呼胜利的时候,一名黑暗王国指挥官站在暗处,听着她们的谈话。他有银白色的长发,在脑后扎成一束,身穿同颜色的华丽制服,左肩挂着直拖于地的白色半透明长披风。
“水手V?听起来有趣。”指挥官从肩上甩过披风,转身走开,消失于一串蓝色半长圆形拱门中。


第七集


东京,某天晚上,水手月亮和露娜跟一个模样像一大捆麦秸似的妖魔战斗,这个妖魔挺难对付的,于是夜礼服假面冒出来帮忙了,结果被妖魔袭击擦破了点衣服。水手月亮又要去揍妖魔,但还让妖魔给逃了,她再转身去找夜礼服假面,夜礼服假面也跑了。水手月亮要去追,这个时候水手V出现,警告她别接近夜礼服假面,让她把他当作敌人。露娜问水手V是不是公主,水手V没回答就走了,水手月亮感到迷惑。
黑暗帝国里,那个银白色头发的指挥官佐塞特正在另一间屋子(琴房?)中弹着钢琴,读着奇怪的泛着荧光的大理石花纹般的乐谱。
“水手V?!”贝莉尔女王在大殿内叫道。
“是的,”尼夫莱特说,“佐塞特说她可能是公主。”
“可恨的小鬼……”贝莉尔看起来很生气,“如果是真的,告诉佐塞特马上结果她。”
“是,但给他这么重要的任务……我不希望……”尼夫莱特抗议。
“为什么不?”贝莉尔问。
“他的权力太自由了,而且……他从不亲自来报告,总是像个信差一样使唤我,让我在他和您之间传递消息,陛下!”尼夫莱特愤怒地说。
“忍着。”贝莉尔告诉他,“最好让他做他喜欢的事。至于你,” 她慷慨地冲尼夫莱特一挥手,“继续做你一直在做的事,寻找梦幻银水晶。”
在尼夫莱特旁边,杰戴特上前一步,想说点什么,但没出来。
之后,两个人离开贝莉尔的大殿,杰戴特刚走出来,尼夫莱特就在后面叫他的名字,于是杰戴特站在走廊里等着,过了一会儿,尼夫莱特走到他面前。
“杰戴特,你怎么不对贝莉尔大人说些话呢?知道吗,贝莉尔女王陛下已经不屑于跟你说话了,她说她受够了你。”尼夫莱特残忍地吃吃笑着说。
“尼夫莱特!”杰戴特逼近他,对他怒目而视,“我会收集人类的能量给贝莉尔,决不失败!你只要闭嘴寻找梦幻银水晶就够了!”
尼夫莱特冷笑着,不正眼看他。
在他的琴房里,佐塞特仍然在弹钢琴,他闭着眼睛。
“水手V……”他想,“我正在接近你……”
月野兔站在皇冠卡拉OK中心外面,思考夜礼服假面是否是敌人,最后确定他不是。当她走进去的时候,皇冠卡拉的一位工作人员跟她打招呼,她有点怀疑他是夜礼服假面,因她看见那个男子的手里正拿着一件晚礼服。
亚美、阿丽、真琴、阿兔和露娜在卡拉OK中心秘密房间里开会,露娜说水手V好像知道所有事,亚美觉得她可能是公主,露娜同意,还说时间到了以后就告诉大家关于公主和战士的很重要的事。
晚上,阿兔躺在床上,想到夜礼服假面,露娜问她是否喜欢上了他,她否认了,说只是因为他救过自己才对他感兴趣。露娜要她当夜礼服假面是敌人,她也想起水手V的话,心里乱成一片。
此刻,似乎有什么东西飞掠过月亮。
次日,卡拉OK中心,阿兔给那名工作人员养的海龟带来饲料,并问了他的名字,他说自己叫古幡元基。为了感谢那些饲料,元基送给阿兔某露天游艺场的票,约她明天一起去玩,阿兔答应了。
露天游艺场,阿丽不情愿地被阿兔拉来,真琴也来了,她们碰到了地场卫,刚说两句,元基出现,他跟阿兔都有点奇怪对方认识阿卫,元基说阿卫是自己同学。
元基给阿卫一个纸包,里面是一件晚礼服,元基告诉阿卫,自己把他的工作服补好了,并感叹阿卫打怪异的零工。阿兔有点生气阿卫打扰了自己跟“夜礼服假面”的首次约会。
元基介绍一个来跟大家一起玩的朋友高井,说他跟自己一样喜欢海龟。然后大家一起去玩,高井不停地打嗝。后来阿丽发现高井是被妖魔附身的,还伤害了一些游客,她想变身,可是能量被高井用个海龟样子的背包吸走了,于是她挣扎着用通讯器通知了真琴,真琴又通知了阿兔。阿兔变身的时候被阿卫看到,阿卫吃惊。
水手月亮和水手木星赶到,消灭了妖魔,刚要去动那个收集能量的背包,一个男孩的声音警告她们:“不要碰它!”
是杰戴特。她们盯着他看。
“妖魔?”水手木星说,“不……他不是……”她又以一种听上去非常遥远的声音纠正自己。
“我是杰戴特,为贝莉尔女王陛下效劳的四天王之一。”杰戴特告诉她们。
“贝莉尔女王……”露娜在她躲藏的墙后面喘着气。
“水手战士!”杰戴特怒吼,“都是因为你们!”
他用紫色的能量球轰炸她们。她们用胳膊挡住脸,但是夜礼服假面忽然猛冲过来,保护了她们。杰戴特盯着他。夜礼服假面把能量挡住了一阵子,但是之后杰戴特更用力地推动,夜礼服假面被击倒在地,他的手套上烧出一个洞,显示出一个伤口。
“夜礼服假面!”水手月亮向他奔去。
“别担心我!”他喊道。
当杰戴特准备逃走时,水手月亮用月之冕击中了背包,能量被释放出来,流回人们体内。杰戴特把背包扔在地上。
“水手战士……我要打倒你们,无论如何!”杰戴特握着拳头愤怒地说。
打完了之后,夜礼服假面要走,水手月亮去追,问他为什么总是救自己,但没追上,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就是把自己的手帕送给他包扎伤口了。这时水手V出现,问水手月亮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警告,水手月亮想要解释,但是水手V奇奇怪怪感叹命运什么的,然后消失了。
当高井醒来之后,他不再打嗝了。
阿兔和阿丽、真琴谈论元基,阿兔说自己是以为他是夜礼服假面,但他没有伤,所以看来自己错了。结果还是不知道谁是夜礼服假面。


下一页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