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评Jadeite的部份同人作品

提供者:Meisha

《紫色》:

一线紫色难言深沉,为谁而留,为谁而飞?
浮生,那仅仅几缕梦中的碎金,仍是无可避免地牢牢将它束缚。
文中的紫色,诚如作者所述,并不简单,也不单纯,它和女孩间的牵绊亦是如此。是一种感激,彼此扶持生存的依靠,人性的使然,因为,他们同样受孤独。
岁月流逝,紫色的傲人广为人知,女孩也因此受到了关注,获得许多挚友,而紫色呢?它依旧孤独,心念着追求自由,向往蓝天,或者说,文中的紫色,也象征着当时社会背景中,芸芸众生普遍追求的一股自由民主之风。终有一天,在这无际的天空中,紫色第一次为了自己的心愿展翅而飞,紫色飞得很高,也飞得很远,但也是这次为心而飞,却将它再一次的拖入宿命的轮回。朦胧中,当前世的记忆,当王子、同伴的身影再一次在脑海细细流过,你是否又看到了一丝陡然与惆怅?这就是人们口中常常的念着的宿命,还是只因他是神之少年--积达?有或许,两者兼而有之……

《雪一直下》:

时空的交错,过去与现在相映成辉,纯净的雪在风中飘扬,倒映着战乱的修罗世界。血肉横飞,几经博杀,战场上手染鲜血最多的,莫过于出类拔萃的佼佼者,英雄成了冷酷无情的嗜血恶魔的代名词,这是否又从侧面揭示了当时动乱中,人性的一种漠然?
经过转生之道,前世的年轻人依旧年轻,抉择的岔路口,却没有丝毫征兆地选择了不同的方向。
伊凡(积达)执著地守着前世誓死追随的诺言,而对于彼得(古舒达),前世的一切早已化作虚无缥缈的梦境,或者只是记忆中一个模糊的片段,今生要守护的对象也已改变,当举枪瞄准目标,当子弹穿过钢盔,是否感到释怀?亦或是更深的苦涩?子弹过处,付出的相应代价是他的生命,而向他开枪的三条院正人,又是一个联系着前世今生的关键之人,而所谓的复仇,不会因此而终止,所谓的命运,更不会因此而停止轮回。
夜的“仁慈”,是否可以理解成最深的残酷?

《我的自白书》:

对于这篇文,是否也可以看做积达的一种发泄与控诉?平坦朴素的文字,不免流溢着一种对王族无形的冷酷讽刺,前世的悲剧已铸成,错的究竟是谁,打破自己梦想的又是谁?不得不说,当时的雅雷史安,在政策以及王储安迪米奥的培养上,确实存在很大的不足,国王的一言一行,无一不在维护王族的利益,这多少令人有点不敢恭维。
正所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里的积达一行,或者正代表了潺潺流淌的“水”,忠诚地守卫着王子,但万事有度,一但超越了这个度那一切就会颠覆,当倒霉的塞西达成了国王给王子教训的牺牲品时,也就成了“水覆舟”的开始。面对国王歇斯底里的叫喊,他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成默,这之中虽然有残酷,但却也有闪光点,那就是四人之间牢不可破的友情。
处于那种社会,贝尔工于心计,也并非不能理解。可以想象,从小到大,一个为了成为王子妃而生存的女孩,在经过十几年不算短暂的岁月后,突然有那么一天,她的发现她的信仰、她的一切全是一句无法兑现的诺言时,这对于她是一种怎么样的伤害。心魔由心生,不善加控制,就会被吞没。当然,对于贝尔的做法,我也不敢苟同,为了一己私欲,而选择堕落破坏,实在也不是一种明智的做法。可以肯定就是,贝尔比当时的国王、王子更加理解四天王,这也可从后面古舒达他们宣誓效忠可以看出。
造成这一切的究竟是谁,公主?王子?还是当时一种接近自私残酷的统治?积达的自白书所用的反语,或多或少也是在表达对统治阶级的一种不满吧。

《血色蔷薇》:

蔷薇背后没有美丽的童话,而是弥漫着浓艳着血腥。
无法哭泣的白蔷薇,在沉默中变得鲜红,变得嗜血,终成杀人恶魔。
冤冤相报何时了……
报复,反报复,然后再报复,再反报复,永远没有终结的一天。
塞西达就是一个连接着两点,连接着报复与反报复的悲剧男子。他原本有个快乐的童年,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只是突如其来的一场杀戮毁灭了美好的一切。
满分的试卷,动人的乐曲,可爱的宠物,懊人的初恋,都在鲜血横飞,肢体破碎的修罗地狱中化为碎片。
在糟到三名男子禽兽般的蹂躏,他没有哭泣。哀莫大于心死,心已死,万念惧灰,他已不会哭。死神降临前的那刻,他得到了银发男子的帮助,进而成了黑暗战士,立于顶峰的四天王。
随着力量的不断增长,复仇的欲望也在不断膨胀,学有所成之后,他展开了复仇的行动。
如当初那般,空中鲜血四溅,肢体破碎,塞西达再现了当初他所遭遇的一切,当听到青年的控诉,他冷然一笑,依旧不改当初的决定。
所谓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要牵连无辜……当灾难真正降临到自己头上,又有谁会如此冷静地去考虑是非?孕育恶魔的不是他人,而是两点一线,名为报复与反报复的怪圈。
塞西达留下了青年的性命,无疑是想让他记住这段仇,想看他如何报复,然后如何在自己手中灭亡,而那个青年,又是否能复仇成功?
文章的结尾耐人寻味。

《银翼眼镜蛇》:

一篇文章是否出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故事中人物是否有鲜明的个性、鲜活的灵魂,是否是“立体”的人。
《银翼眼睛蛇》人物虽不多,但个个鲜灵活现,光彩夺目:鲍里斯在空中飞行中,认出了正举行寿宴的昔日主人安迪米奥,前世今生的结下的缘,又一次的将彼此牵连,他是最出色的飞行员,对于大校的质问,他回答得颇有自信,果断而从容,那是一个优秀者应具有的气魄。
在我眼中,鲍里斯内敛、不善言表,一如前世的古舒达。
印象最深的是安德烈那句“这倒未必是一件坏事,或许鲍利亚自己早求之不得哩。”
这句话,可以说是贯穿了全文上下,只是也让读者感到淡淡的惆怅,追至文末,我可以深切感受到鲍里斯对于飞行事业的热爱,而那句我是最出色的飞行员,也不是来自盲目的自信,不是不自量力的信口开河,而是经过常年累月磨练而成的,所谓的团聚,所付出的代价也非比寻常。
团聚,牺牲了鲍里斯的锦绣前程与梦想。
飞行的事业,他热衷,他热爱,只是,为了前世的那高雅的紫色,他依然选择了放弃,回到王子身边。
究竟是团聚,还是分离?
此篇文章意义深涵,人物刻画鲜明,但行文略显不够紧凑,空间调幅较大,倘若作者能对此稍做改进,相信本文会更加的精彩。

《幻想即兴曲》:

四篇短小精悍的生动故事串联起来,描绘出大人对于孩子不同态度所导致的不同后果。
不要忽略孩子;不要不理孩子;不要溺爱孩子;不要欺负孩子。
这四个看似毫不相关的主题,却环环紧扣,发人深思,提出了做为成年人应该如何来对待孩子的严肃问题。
这一系列故事中,悲剧的根源无一不是成人对待孩子的错误方式,假使他们能及时调整自己对孩子的态度,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
短短的故事,深刻地揭露着现实。
世界有着残酷的一面,故事中的悲剧在现实中未必不会发生,真的希望成年人能用恰当的态度对待天真无邪的孩子,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已是覆水难收。

 

回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