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列表
旁白/昆堪/仆人----素盏
古舒达(梅克凯特)----月之心
维琳娜/瑟尔奔特----Tuxedomask
卡尔/旁白----Jadeite

旁白:(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

昆堪对维琳娜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一觉放开心地稳,不知红日照晴窗!

维琳娜对昆堪说:老爷还真是有心情……一早就开始做诗了?

昆堪对维琳娜张大嘴巴,打了个哈欠:……不敢在夫人面前卖弄……

古舒达:(伸了个懒腰,起床)

维琳娜:来人……替老爷梳洗…………

古舒达:(看见和家里完全不同的景致,这才回想过来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昆堪对维琳娜说:唉,今天似乎是每月全府下人休假的日子……

古舒达:(呆呆的坐在床上)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哦?你看我这记性……那今天,我来替您梳洗好了……你真的准备收他为义子吗?

昆堪对维琳娜说:唉,我们成亲这么些年来,也没有个一男半女……要是这次他能留住一条命,我倒也真想拿他当亲生儿子养了。

古舒达:(回过神来,开始洗漱……完毕,来到外面的花园,向仆人打听两位主人的房间)

昆堪对维琳娜说:夫人有何高见?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老爷,我想……我们也许可以收养他……不过……我总觉得这孩子有点特别……

昆堪对维琳娜微微一笑:怎么?哪里特别?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有机会应该和他好好谈谈……

古舒达:(来到房间门口,敲门)

昆堪:谁?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去开门)是你啊……怎么?好些了吗?快进来……

古舒达对维琳娜说:(进入)好多了……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老爷……你看谁来了?

古舒达对昆堪微微一笑:……

昆堪对古舒达微微一笑:哦,怎么找到这儿来了?有什么事么?

古舒达对所有人微微一笑:谢谢你们救了我。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你坐下来好了。

昆堪对古舒达微微一笑:客气什么呀!

古舒达对所有人微微一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古舒达对维琳娜微微一笑:古舒达!

昆堪对古舒达微微一笑:紫锂辉石,好奇怪的名字呀!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你怎么受的伤?

古舒达对维琳娜微微一笑:有人半夜进了我家,把父母都杀害了,后来我也什么都不知道了……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好可怜的孩子……如果我们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你就是阿尔谢尼家的孩子?

古舒达惊讶的对维琳娜吐了吐舌头:你怎么知道??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你难道真的是??

维琳娜对昆堪说:老爷……

昆堪惊讶的对维琳娜吐了吐舌头:天!真的是他!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你家里,就只剩下你了吗?

古舒达对维琳娜微微一笑:(点头)

昆堪对古舒达说: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呢?

古舒达对昆堪说:我不知道……

昆堪对古舒达说:那你知道是谁害了你的父母吗?

古舒达对昆堪说:(摇头)不知道……

昆堪对古舒达说:唉……

古舒达皱着眉头对所有人:你们知道是谁杀的吗??

昆堪对维琳娜说:(耳语)要告诉他吗?

维琳娜对昆堪说:(耳语)不要!

昆堪对古舒达说:其实我也是在路上碰到你的,并不知道是谁害了你的父母。

古舒达皱着眉头对所有人:……(伤感)

昆堪对古舒达说:别这样,总有一天事情会真相大白的。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我们很喜欢你……想收你为义子,你愿意吗?

昆堪对古舒达说:反正你也没有去处……我们会好好待你的。

古舒达惊讶的对所有人吐了吐舌头:你们……你们要收我……当义子!!??

旁白:(天上掉馅饼了,希望不是馊的)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你愿意吗?我家老爷在皇宫里也算可以说话的,也许以后可以替你查出凶手来报仇呢!

古舒达惊讶的对所有人吐了吐舌头:(呆呆地望着他们)

昆堪对古舒达说:如果你不愿意也就算了,我们还是会照顾你的。

古舒达对昆堪说:我愿意……

昆堪对古舒达微微一笑:真的?

古舒达:(双膝落地)父亲母亲,请受孩儿一拜!

昆堪对古舒达微微一笑:(扶~)快起来,你的伤还没全好呢!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我们会像亲生儿子那样对你的……

古舒达:(起身)谢谢……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我们要替你改个名字,免得人家怀疑。

昆堪对古舒达说:你的仇人也许会找你灭口,所以我想,你还是改个名字比较好。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那,给你改什么名字好呢?梅克凯特……好吗?

昆堪对维琳娜说:(耳语)夫人怎么想到这样的名字?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耳语)我喜欢孔雀石……

旁白:(机会教育:在北美版本,古舒达被叫做Malachite,意为孔雀石,读音是梅克凯特)

昆堪对古舒达说:怎么样,叫这个可以吗?

古舒达对昆堪说:嗯!

昆堪对古舒达说:以后要是有人问,你就说是我们在老家收养的亲戚家的孩子。

古舒达对昆堪说:(点头)

昆堪兴高采烈地对所有人说:从今天起,咱们家就是三口人了!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呵呵……我取吩咐厨房做几道菜来庆祝一下。

昆堪兴高采烈地对维琳娜说:好像厨子也放假了,不如等晚上下人们都回来以后再说。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也好……


旁白:(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黑影四处的流窜,溜到了宰相府邸里面……)

瑟尔奔特:(放下手中的东西)事情怎么样了?

卡尔皱着眉头对瑟尔奔特:大人,似乎不太妙啊,有一个男孩……

瑟尔奔特对卡尔说:废物……怎么放走了一个小孩?

卡尔对着瑟尔奔特很无奈地:哼,都怪那女人出手不利落……我们现在该如何行事?

瑟尔奔特对卡尔说:当然去找……然后干掉!

卡尔对瑟尔奔特喃喃自语道:只是不知他会去哪里……

瑟尔奔特对卡尔说:这个事,就交给你负责。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卡尔毕恭毕敬地向瑟尔奔特弯腰鞠躬:……是,遵命!(退下)

旁白对卡尔说:(……虽然我很同情你,但投靠这样的主子,就是你自己的不对了)

瑟尔奔特:怎么会这么没用……连办件像样的事都不行!

卡尔:(漫无目的地查了几天,无意中听说昆堪将军家多了个孩子,顿起疑心,挑了个日子,来到昆堪家附近闲逛)

旁白:(盯上了将军的“财产”!)

仆人对卡尔说:干什么的?!

卡尔对仆人微微一笑:呃……没干什么,将军家最近很热闹呢,不知有什么喜事?

仆人对卡尔说:我们将军府只不过是多了一位少爷。

卡尔兴高采烈地对仆人说:是吗?夫人终于生了个儿子,真是大喜啊!

仆人对卡尔说:什么呀,我们这位少爷都有十一、二岁了

卡尔对仆人微微一笑:十一、二岁?(会不会是……)奇怪啊,莫非是收养的?

仆人对卡尔说:废话!当然是收养的。

卡尔对仆人微微一笑:呃,那是从何处收养的呀?

仆人对着卡尔做了个鬼脸:(……打听事?那还不意思意思……)

卡尔对仆人微微一笑:为什么不说呢?难道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仆人对卡尔说:(什么都不给?好!看我怎么说……)其实呢,是将军大人在老家收养的,是将军亲戚的孩子

卡尔喃喃自语道:哦,是亲戚的孩子……

卡尔对仆人微微一笑:……他叫什么名字?一定很漂亮吧?

仆人非常神秘地对卡尔说:(想套话?没那么简单!)名字叫梅克凯特,长相……也就是满头的银发很有特点。

卡尔对仆人喃喃自语道:银发?梅克凯特?似乎对不上号啊,难道我搞错了?

仆人朝卡尔横眉竖目道:说什么呢?你该不会是打算绑架我家少爷吧!劝你最好别打我们将军府的主意,否则……哼哼……

卡尔对着仆人耸了耸双肩:绑架你家少爷?哼,我才没那么无聊呢!(离开)

仆人幸灾乐祸地对卡尔说:嘿嘿~

下一场  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