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列表
旁白----Perious
古舒达----月之心
阿尔谢尼----Jadeite
嘉斯米/昆堪----素盏
女刺客/维琳娜----アスカ
仆人----Tuxedomask

旁白:(在漆黑一团的财务大臣府……)

嘉斯米:(我是财务大臣夫人)ZZZ……ZZZ……

阿尔谢尼:(我是财务大臣)ZZZ……ZZZ……

古舒达:(天气闷热,睡不着……失眠中……)

女刺客:(慢慢绕过熟睡的侍卫潜入府中)

旁白:(熟睡?好差劲,炒掉他~)

女刺客:(冷笑)呆子们,好好安眠吧(向侍卫发出银针,一个活口都不留)

阿尔谢尼:(毫无知觉,还在睡)

嘉斯米:(毫无知觉,也在睡)

女刺客:(拿出地图,跃到主卧房的房顶)

古舒达:(睡不着……来到门外走动走动)

阿尔谢尼:ZZZ~

女刺客:(移开房顶一块砖)

嘉斯米:ZZZ~

女刺客:(金漆……金漆……富贵人家啊……长明灯……哼,这也带不到阴曹地府!!)

旁白:(好多话的刺客~)

女刺客:(冷笑)sayonara(发射银针,正中二人眉心)

嘉斯米:啊~~~(挂了)

阿尔谢尼:(毙命)

女刺客:(叫出声了,此地不宜久留)

古舒达:(听到父母的卧室有声响,便走过去查看)

女刺客:(还有他们的儿子,算了,谅那小子也会吓死)

旁白对女刺客说:(主人没叫你斩草除根??)

古舒达:(来到父母的卧室)门开着……??

女刺客:(被发现了!!!!银针,偏了!那家伙也应该受伤了吧,虽然不能立毙……)

古舒达:(手边上似乎有什么,痛……)

女刺客:(冷笑,飞身出府)

古舒达:(眼前的事物一分为二……只听到几声笑声,然后就没了知觉)

旁白对古舒达说:(都一分为二了?近视的好厉害哪)


旁白:(第二天,白天)

古舒达:(渐渐清醒过来,手上还隐隐作痛,进了房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木然地离开了家)

旁白:(哎,古装戏的感觉啊)

古舒达:(拖着伤,走在城外的树林里……一步比一步艰难……最后,累得晕了过去)

昆堪:哦呵~呵~呵~呵~我雅雷史安大将军郊游到此!

昆堪对古舒达说:哎?这个小朋友,怎么能在这里睡觉呢?

古舒达:(无意识)

昆堪皱着眉头对古舒达:穿那么点衣服,会着凉的。你是谁家的孩子?

古舒达:(一丝血自嘴角淌下……)

昆堪朝古舒达横眉竖目道:为什么不回答本将军!!!

旁白:(哈哈哈哈……我不行了……)

昆堪轻轻地推了推古舒达的胳膊:怎……怎么?你……哎,不会是挂了吧?

古舒达:(还有呼吸~没死呢)

昆堪:(把手伸到古舒达鼻子底下)还……还好,没死。

古舒达:(头发渐渐由黑变白)

昆堪对古舒达说:……啊?怎么了?(把古舒达抱起来)我还是带你去找大夫吧!

旁白:(抱起,往回走,回到将军府)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夫君?

昆堪对维琳娜微微一笑:娘子~

旁白:(……啊啊啊啊……这里是中国古代?)

昆堪对维琳娜微微一笑:维琳娜……我……我今天……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如何?

昆堪对维琳娜微微一笑:捡了……一个……那个……小孩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哦?好可爱的孩子。银发……

昆堪:(汗~)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你叫什么啊?

昆堪对维琳娜说:他好像病了,快找大夫。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我不就是最好的大夫?

昆堪:我怎么还不知道呢?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抱过来,让我看看。

古舒达对维琳娜说:(昏迷中)

维琳娜惊讶的对昆堪吐了吐舌头:!!好歹毒!

昆堪对维琳娜说:怎么了?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HMM……请帮我拿一下磁石。

昆堪对维琳娜说:要磁石有什么用?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吸出毒针啊。

昆堪对维琳娜说:毒……毒针?!

维琳娜对昆堪说:他中了毒!你竟然不知道!

昆堪对维琳娜说:哦……我这就去拿!

维琳娜对昆堪说:再拿一些药草吧!

昆堪对维琳娜说:(边走边问)什么药?

维琳娜对昆堪说:写着$%^$&^%$&的……

昆堪对维琳娜说:知道啦。

旁白:(果然是气管炎,竟然大将军要亲自跑腿。)

昆堪:(快去,快回,拿着磁石和药再次来到夫人面前)

维琳娜对昆堪说:谢谢。

昆堪对维琳娜说:给你吧。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将磁石接近针孔,吸出毒针,再将药材捣烂附上敷上)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你请人收拾一间屋子,好吗?

昆堪对维琳娜说:好。

旁白:(仆人都死哪里去了~~)

昆堪对仆人说:快去收拾一间屋子!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现在还很危险,你派人守着他。

仆人对昆堪说:是……(走出去整理卧房)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可怜的孩子……

昆堪对维琳娜说:他有危险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这里谁是大夫?

昆堪对维琳娜说:……好男不跟女斗……

昆堪:(走向仆人住的屋子,抓壮丁去了)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跟着)

旁白:(连管家也没有呃,看来是刚提升为将军的?)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那个孩子,他是谁啊?

昆堪对维琳娜说:……其实我也不知道。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哦?你是在哪里找到他的?

昆堪对维琳娜说:在……夫人知道我是道盲,就别难为我了,我真想不起来了。

旁白:(路痴将军,怎样领兵打仗……)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我觉得他眉目间有点像……

昆堪对维琳娜说:Who?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有点像阿尔谢尼大人。

昆堪对维琳娜说: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像。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只是这头发……我不记得他家的孩子头发是白的。

昆堪对着维琳娜很无奈地:这个……是不是因为中毒,所以才……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原来你也懂得毒药啊,我怎么没发觉你有这等才能。

昆堪对着维琳娜很无奈地:……不敢当,不敢当,跟夫人一比,小巫见大巫……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我去看看,他收好了吗?

昆堪对维琳娜说:好了。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那好。(进入那间屋子)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注视)

古舒达:(微微睁眼)

昆堪对古舒达说:醒了?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孩子?怎么样?

古舒达皱着眉头对维琳娜:(见到眼前的人和景象,完全是陌生的。警觉)你们是谁?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你现在好多了。

昆堪对古舒达说:别想那么多,好好休息。

维琳娜对古舒达说:好好休息吧,等你好点再说。

古舒达:(从床上起来)这里是哪里???

维琳娜对古舒达微微一笑:有什么事尽管说,想吃什么?躺下,你的伤还没好呢。

古舒达:(这才注意到手上的伤)

昆堪对古舒达说:你在……那个哪来着……晕倒了……

旁白:(大路痴~~)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别打扰人家,让他再休息休息。

古舒达:……

维琳娜对所有人微微一笑:仆人?

仆人对维琳娜说:夫人有何吩咐?

维琳娜对仆人微微一笑:好好照顾他,他有什么要求,要告诉我。

仆人对维琳娜说:是……

古舒达对维琳娜说:……

维琳娜对仆人微微一笑:我已经吩咐厨房做几样小菜,你去拿来。

仆人对维琳娜说:遵命……(走出卧房)

昆堪对维琳娜说:(小声)……出来一下。

维琳娜对昆堪微微一笑:什么事?

昆堪对维琳娜说:(小声)出来说。

维琳娜对昆堪说:(出来了)?

昆堪对维琳娜说:我听说,陛下身边的大红人瑟尔奔特跟阿尔谢尼不和……

维琳娜对昆堪说:哦?你的意思是说他派人伤了这孩子?

昆堪对维琳娜说:不……不止……听说昨天夜里,阿尔谢尼一家被灭门了……

维琳娜对昆堪说:!!!……这个先不要告诉孩子……先把他安顿下来再说。

昆堪对维琳娜说:可是如果他真是阿尔谢尼的孩子……给瑟尔奔特知道了……

维琳娜对昆堪说:我们慢慢查明真相再说,就算瑟尔奔特知道,我们可不知道那就是“他”的孩子啊

昆堪对维琳娜说:万一有人知道咱们家突然多出个孩子,咱们怎么说?

维琳娜:把他安排到下人房。

昆堪:……还是……还是说他是咱们在老家收的养子好了,安排到下人房,对他的身体没什么好处。

维琳娜:嗯~~忙了一天,我头有点疼,我先去睡了。

昆堪:唉,我也去


下一场  回首页